佛子坳上的一块顽石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7-07-14 09:16:00  | 来源:
     佛子坳上的一块顽石
——记一位老红军的叙述
 
1950年11月(我记不清楚是那一天),我们几个人跟随天河县委书记涂履游同志由天河县城到四把(即当时天河县第一区)工作。文盲随行人员中,有搞农会工作,有稿妇女工作的,我是到四把搞扫盲夜校并招聘小学教师工作。那时还没有公路,连单车都没有,更谈不上汽车,。下乡工作,全靠“11号”(即两条腿,当时都这样称呼。)
涂履游同志那时已经五十多岁了,我们都尊称他涂老获政委(但没有人称他书记,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)。同时他转入地方时已经是副师级干部,所以配备警卫员和一匹坐马。
我们一行人来到旧历四把街的佛子坳下(靠近天河的一侧),将要上坳时,警卫员小王要涂老坐马上坳,涂老坚持步行(顺便说一句,涂老虽然配备有一匹马,但我从来没见他骑过马)上了坳,路边有一块像乌龟那么大的一块石头,大概是有脸盆那么大,但都凸现在路边上。涂老见后,像是想起些什么,然后走过去狠狠地踩了一脚:“妈的,绊了我一跤!”我恰好走在他身边,听得最清楚,却又很不懂,。于是问他,涂老!谁绊你一脚了?涂老指着那块石头又狠狠地踩了一脚:“就是这乌龟样的石头呗!二十年了它还大模大样的露在那里一动不动。真是一块顽石!”
涂老的幽默风趣,引起我们及极大的兴趣,在此之前,我们只知道涂老是广西人,是红军战士,参加过长征,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部队的。现在他怎么一说,大家心里都有点谱了。于是李正权(当时第一区区长)同志问:“涂老!这么说你是红七军战士,到过天河?”
“岂止到过”涂老站在坳顶上指着坳下边的佛子村、小村和大村的那一硐田地,“就在前面的这片田地里,我们还和李宗仁部队干过一仗呢!”接着他有补充说:“不过那一仗干得很不带劲,我们也从不愿意讲它!”
“唉,政委,!胜败乃兵家常事,谈谈何妨!”这是张明远的话,他是四川人,负责搞农会工作。在我们就、胡搅蛮缠请求下,涂老踩边走边谈,讲述了1930年秋天在佛子坳前与李宗仁部队打的那一仗的经过情形,下面是涂老当时的叙述,现凭记忆,整理其大意。
1930年秋初,我们红七军与中央红军会师。子根据地出发以来,经南丹、河池、思恩、宜北等县,我们过关夺隘,所向披靡。1月中旬,就占领了天河县城,国民党县长带着他的大小官员,不知躲到那里去了。我们在天河县休整一天,翌日拂晓,向罗城进发,当时我是一名班长,奉命率领我们班的两个战斗小组,由副班长率领组成的第二尖兵小分队,在我后头月一公里出跟进。——说到这里涂老还问我们:“”什么是尖兵小分队,你们这帮娃娃懂么?(真有意见,我们个个都已经二十好几岁了,他还称我们娃娃?)接着他又说,“尖兵就是行军时在大部队前头负责搜索敌情的小股兵力,一旦发现敌情,立即按预定联络信号通知后头大部队,以使大部队有所准备,这就是尖兵,尖兵人数多少,是根据部队大小来决定的,有尖兵组,尖兵班,尖兵排,尖兵连甚至有尖兵营......
我们尖兵小分队下了佛子坳,搜索到佛子坳与小粗暴之间时,就发现前面月500米出的大村有一骑黑马的军官,从草黄色军服来看,他们明显是国民党部队,我立即命令战士们隐蔽在田里的禾杆堆后面。那时秋收刚过,田里到处都是禾杆堆,这正好成了我们天然的掩体,那骑马军官没有发现我们,带着他的队伍继续耀武扬威地前进。我可不客气了,命令战士们集中瞄准那当官的,打!只一排步枪齐放,那军官栽下了马,那马空这鞍子,转头就向四把方向独奔。
那军官栽下马后,跟在他后头的队伍,着实乱了一阵子,但很快有镇定下来,接着一字排开,抢占有利地形,迅速形成一个阵地,所有火力就拼命吼叫起来了。
刚才我们那一排枪齐放,一方面报销了那军官,更重要的是向我们后头的大部队预警,示意我们和敌人遭遇了,这时我回头望去,见问你、我们大部队的前锋,已经上到佛子坳顶。大部队大概是根据敌人阵地的火力情况判断,只排了一个营前来试攻,而且恰好是我们那个营,我们尖兵小分队至此,也就自然而然的回归院连队建制,参加了进攻部队。
打工上午9是、点左右,我们开始进攻,分两路向敌阵推进。由进攻地点到敌人阵地,全是水田,虽然是秋末,田水已干,但基本上都是平地。唯一可作为掩体的,就是田里的禾杆堆,因此,我们进攻部队只能从这一禾堆跃入另一禾堆,一步一步地向前,推进,速度很慢,一直到下午三四点钟,casino推进到小() 村前,距敌人约三四百米左右,这时敌人阵地火力更加疯狂了,是、是、打得地上都冒起烟来,特别是敌阵后面的小山头,上的几挺机枪,把所有能前进的道路几乎都封锁起来,使我们无法前进,我们营的二十几挺机枪也一齐怒吼,给我们做火力掩护,双方也就此对射,战斗呈胶着状态,我们不能前进,敌人也不敢反攻。
大约太阳有点偏西时候,忽然传来何步程营长的命令,撤!这时,佛子坳是我军所有的重武器,一齐向敌军猛打狂泻,这时掩护我营撤退的信号。我们有进攻营改为大部队的后卫营,开始边战边退,好在我们撤退时,敌人并不反攻追击,只在阵地里一个劲的乱射一通,真有点像鸣枪欢送一样。
我们快撤到坳子顶时,营部有传来通知,说右侧方大塘村发现敌人的迂回部队,命令全速跑步撤退,就在这个时候,被哪个乌龟石头绊了我一脚,真窝火!
等我们跑步到将要到朱砂村前面时,敌人的迂回部队也到了佛子坳侧,但我们已经离他们有一公里多了,敌人的迂回部队扑了个空,见我们一走远,至无可奈何的对空鸣了一阵乱枪。不知是显示显示他们的”胜利“呢?还是为我军送行?
后来得知,大部队是侦查到敌人对我好、军采取迂回战术后,才果断决定撤退的。
 
 
compile by 罗宇阳